济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我是一只小小龙 20

时间:2019-10-29 17:23:18
我是一只小小龙 20

  第二十章 龙山将至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虽然龙山已经近在眼前,不过众人真正来到龙山附近时已经经历了大半天的路程。

  凯尔由于有天空的优势,所以她充当起了“斥候”的角色(斥候就是古代战争中的侦察兵,我说到底有多少人理解“迅捷斥候”这四个字?可怜的提莫。)

  “不要再前进了,我觉得前面有些不对劲儿。”凯尔制止了大家的前进,前方的路,似乎不简单。

  “凯尔姐姐,这里怎么了?”希瓦娜不解道,她没有来过龙山,自然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

  这里是龙山,炎龙族世代居住的地方。不是德玛西亚皇宫的后花园,从远处看上去它只不过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峰,但是一旦靠近它的方圆十里之内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就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因为龙山方圆十里的范围内充满了无数的魔法禁制,陷阱,迷阵,甚至是龙族的奴隶,一些倒霉而又强大的魔兽!

  一只铁翎鹰在天空盘旋,凯尔迎着太阳看了一下。她是这里唯一可以直视太阳的人,因为她的力量就是光明。

  “沉默的鹰灵,充斥着诡计与阴谋,哼!”凯尔冷哼了一声,一道圣光从直射天空。可怜的乌桑惨叫着从天上掉了下来,摔得七荤八素……

  嘉文看着不知道掉哪去了的鹰,叹息道:“唉~,同样是长翅膀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嘉文似乎还在记着昨晚凯尔坏了自己和希瓦娜的“好事”,好在凯尔不用骑马,要不然估计自己和希瓦娜“红尘策马”的权利都要被剥夺了。没办法,谁叫她是女人呢。

  凯尔没有理会嘉文的废话,这时泽拉斯从队伍后面走了过来。他抬头仰望着这座巨峰,威严,古老,沉默,肃穆,不可一世!泽拉斯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这里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地方。

  “泽拉斯,你怎么了?”希瓦娜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而已。”

  “哦。”希瓦娜知道,泽拉斯说的“以前”都是几千前年的事情了。

  “你们跟我来,哦,把马放了西安的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吧,里面不适合骑马。”泽拉斯道。

  “为什么不能骑马?”一个武士不解道。

  “踩错一步就得死。”

  泽拉斯似乎在说着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但那个武士直觉得脊背凉飕飕的。

  “马儿马儿,你快跑吧。”武士轻轻的道。

  众人徒步走入了树林里。虽然这里凶险万分,但不得不承认龙山脚下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巨木参天,鸟语花香。和外围矮小的灌木形成武汉哪里治疗羊羔疯最权威了鲜明的对比,走进这里就好像一脚从寒带踏进了热带。但大家都明白,越是反常,就越是危险。

  泽拉斯不紧不慢的带着大家穿梭在树林中,一直平安无事,甚至有时候故意放慢速度,就好像走在自家后花园一样。只有时不时出现的人类尸骸说明了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惨剧。

  终于在天黑前大家来到了一个湖边。

  “今天就到这里吧,这武汉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病湖是安全的。”泽拉斯道。虽然众人不明白泽拉斯为什么对这里如此熟悉,但都默契的没有发问,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入夜,繁星满天。希瓦娜坐在湖边发呆,她手中握着一颗火红色的晶核,那是亚历克斯的龙晶。

  “娜娜,在想什么呢?”嘉文坐到了希瓦娜旁边。希瓦娜摊开手,火红色的晶核散发着微微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进来后爸爸就一直在发光。”希瓦娜管龙晶叫爸爸。

  “也许他想告诉我们什么吧。呵呵……”嘉文安慰着希瓦娜。

  “可爸爸想说什么呢?”希瓦娜陷入了思索,身体不自觉的靠在了嘉文身上,依靠着他的肩膀。希瓦娜的动作很自然,好像本应如此,已经不需要理由。

  嘉文愣了一下,他和希瓦娜已经不是“爸爸和女儿”的那种关系了,经过昨天晚上自己那“鲁莽”的举动后嘉文想了很多。也许是应该和希瓦娜保持一些距离了,出于礼貌和尊重。令嘉文没有想到的是希瓦娜居然主动依靠着自己。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着我吗?即使知道我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嘉文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他从未如此在乎过一个人的感受,或者说是自己对另一个人的感受。“难道我真的喜欢上这个女孩了吗?”

  嘉文没有再继续想下去,他认真的抱住了希瓦娜的肩膀,用一种最舒适的弧度抱着这个女孩儿。

  希瓦娜将龙晶举起,映衬着星辰。“嘉文,你知道爸爸和妈妈是怎么认识的吗?”

  “你说给我听吧,我洗耳恭听。”

  “妈妈说,那天她在河边洗衣服,爸爸就来了,从天而降。妈妈逃到房子里……”

  希瓦娜诉说着,也许她只是想用这种诉说寄托对亲人的思念。在别人面前,甚至是和希瓦娜接触比较多的盖伦都觉得希瓦娜是一个“狂暴的战士”。但只有嘉文明白,她刚硬的外表下藏着的柔软,令人……爱不释手?

  “我觉得你妈妈好傻,值得吗?为了你爸爸苦等十四年。”嘉文听完希瓦娜的故事后给出了一个总结。一个女人,一生只有那一个十四年。

  希瓦娜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虽然不是爸爸的错,但是妈妈她……”

  “嗯,咳!”身后传来一句咳嗽声。

  “我操呀!”嘉文简直要疯了,为什么这个凯尔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来破坏气氛呀!嘉文只觉得心中有十万只草泥马在奔腾。更郁闷的是这个女人走路没声音呀!因为她根本用不着走路呀!这大晚上的是要吓死人吗……

  嘉文僵硬的回过头去,道:“凯尔你好,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吗?”

  “我和娜娜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什么事……”

  “洗澡,你要看吗?”

  嘉文脸皮再厚此刻也挂不住了,女汉子果然是打败纯爷们的最好武器。

  “娜娜,我先走了。”

  “嗯。”希瓦娜给了嘉文一个微笑,灿若星辰。嘉文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觉得有这个微笑似乎就什么都足够了,哪怕被凯尔搅局,但是今晚已经有了一个句号。(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和心爱的人要分开时,正依依不舍时,对方的一个微笑就是你离开的最大动力,因为那一刻的满足感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替代的。也许是因为情人节的缘故,我突然间变得多愁善感了吧。但是真正恋爱过的人会明白这种感觉的。)

  嘉文离开了,“凯尔姐姐,我们……真的要一起洗澡吗?”希瓦娜讷讷道。

  “开玩笑的。”凯尔淡淡一笑,随后她从雪白的脖颈上取出一条项链,是蓝魔之泪。昨天晚上希瓦娜为了报答凯尔的救命之恩把蓝魔之泪送给了她。

  “我似乎和项链有一种特殊的联系,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它的冷却能被我缩短,而我通过它释放出的护盾居然从“超强免疫”成为了“绝对免疫”。”凯尔道。

  “这不是好事吗,凯尔姐姐你真厉害。”

  “所以我特意来谢谢你呀,呵呵……”凯尔挽起了希瓦娜的手,她把她当成了妹妹一样。虽然她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妹妹了。

  “凯尔姐姐……”希瓦娜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似乎在打什么鬼主意。

  “什么?”

  “我们一起洗澡吧。”

  “这样好吗?”

  “反正他们都睡着了。”

  大家都睡了,连放哨站岗的都没有留下。因为泽拉斯说“这里是龙族的地盘,那些傲慢的家伙不至于派人偷袭,大家睡个好觉吧。”

  “凯尔姐姐,你的翅膀好漂亮。打湿了没关系?  “

  “羽毛是防水的,呵呵……小娜你的翅膀也很漂亮呀!”凯尔指的是希瓦娜化龙的时候。

  “哪有,像……像个大蝙蝠,丑死了。”希瓦娜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噗嗤!”凯尔真的被希瓦娜逗笑了,从来没有人敢说龙族像大蝙蝠的,而现在就有一个龙族说自己像大蝙蝠。

  罗裳轻解,美不胜收?别想了,她们穿的都是铠甲。要说身材嘛……当然是凯尔更有料一些喽。

  泽拉斯走出帐篷,(应该是飘的)他看了一眼湖边的动静,然后一言不发的朝着相反的发现出发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泽拉斯已经不是一个人类了,自然不会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他来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出来吧,你已经跟了我们很久了。”泽拉斯道。

  黑暗中一个苗条的身影显现出来,她穿着一件贴身皮甲,把身材包裹的玲珑有质,火红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似乎对她的行动不会有任何影响,两把锋利的弯刀匕首是她的武器。

  “你早就发现我了?”卡特琳娜道。

  “没想到是个女娃子,居然能跟上来。也不枉我等你。”泽拉斯道。

  “你白天故意拖延速度?”卡特琳娜惊讶道,泽拉斯这种“人精”的思想不是她这种“小女孩”能看透的。

  “当然,说说吧,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暗杀嘉文四世。”

  “哦?这么干脆,我倒是有些佩服你的胆识了。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你离我不足五米远,而你是法师,我是刺客!”

  “呵呵,别枉费心机了,我没有肉体,而你的武器也根本无法对我的能量构质造成破坏。”

  “哼!”卡特琳娜把头撇到了一边,这个“魔法生物”实在是烦人的很。就在卡特琳娜走神的那一刻,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咆哮着冲了过来,卡特琳娜根本来不及躲闪,死亡的气息使得她下意识的尖叫起来。

  “啊!!!”

  “小娜住手!”泽拉斯大惊,立刻扔出一个魔法将希瓦娜的突进打退了。

  卡特琳娜也看清了这个攻击自己的“黑影”只觉得双腿一软,“天呐!这是巨龙吗?不过它干嘛叼着一件浴袍?”

  “卡特!卡特!”盖伦突然从睡梦中惊醒。

  “三更半夜的吵什么!”嘉文给了盖伦一枕头,希瓦娜被凯尔抢走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忍受盖伦这个三更半夜大喊大叫的家伙,嘉文觉得自己要疯了。

  盖伦被皇子的枕头砸的懵了一下,道:“没什么,我梦见卡特了,听到她在梦里尖叫,她好像遇到了危险。”盖伦和卡特琳娜的事情嘉文是知道的,而且暗地里支持着。

  这回轮到皇子一愣,道:“我好像也听见了卡特琳娜声音,这……”

  “啊!我要掐死你,不准你梦见卡特。”盖伦又犯二了。

  嘉文晕了,道:“盖伦你冷静点,我不会打你卡特琳娜的主意的,好像卡特琳娜真的在这里呀!”

  “啊!卡特!卡特!我来啦!”盖伦穿着一个大裤衩冲出了帐篷。积累许久的思念终于爆发了。看着盖伦的样子嘉文只觉得又气又笑,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感觉。嘉文沉默了。

  等等!刚刚哪声咆哮是怎么回事儿?

  “啊!娜娜……我来了!”

  嘉文穿着大裤衩跑出了帐篷。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