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17

时间:2019-10-29 19:54:33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17

荷官动作娴熟,很快就发完了牌。


崔斯特看着自己面前的三张牌,轻蔑的笑了笑:“黄老板,说吧,怎么玩。”


黄元看着崔斯特轻蔑的表情心里不禁有了些火起,他深呼吸了一口,强行压制住心里的不快。


(小子,看你还能猖狂多久,赌术我或许玩不过你,但概率这个东西,你还太嫩了些!)


黄元打了个响指,站在身后的一名黑衣保镖走上前来,将绿黄蓝红四种颜色的筹码放到了黄元的面前。


“大家都在我的场子里玩过,想必都知道这些筹码是多大的,不过塔里克先生是第一次跟我们玩,还是说一下比较好,大家不要嫌我啰嗦。”


黄元冷笑了一声,拿起赌桌上的筹码说道:“这个绿色的筹码是最小的筹码,一个五万,而这个黄色的筹码要大一些,是十万,蓝色的筹码每个三十万。”说道这里,黄元顿了顿,将红色的筹码拿了起来。


“这个筹码就是最大的筹码了,每个一百万,这些筹码在我的赌场里可以兑换,大家不必担心,我会根据你们在赌场里的赌资发放筹码,既然大家都已经坐到了这里,想必已经往我赌场里的账户上打了钱,不过大概是多少,我还得看看。”


这时站在黄元身后的一个穿着职场装的女人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嗯嗯唧唧的小声说了几句之后走到了赌桌前大声说道:“各位先生晚上好,我是黄先生的秘书,刚才我已经打过电话给赌场里的经理了,谢文华先生打入赌场账户里的是五千万,郭美小姐和文虎先生的一样,都是七千万,而崔斯特先生的......”


说到这里,秘书顿了顿,黄元极不耐烦的催促:“崔先生的是多少?”


秘书皱着眉头:“崔先生打进赌场账户的是......三个亿!”


此话一出,围在赌桌前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莫非是知道今晚我的目的故意把之前赢我的钱输回去?有点意思。)


黄元目光复杂的看着崔斯特,崔斯特淡然一笑,缓缓摸出一支烟点上。


“我靠,这个家伙想干什么?”


伊泽低声问道。


“估计是知道今晚来这里是一场鸿门宴,故意想要把钱通过赌局的方式还给黄元吧,毕竟想要在SH混,黄元这个人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他全部的资产加起来也就几十个亿,崔斯特几乎把他账户上的所有流动资金都赢走了,你想想,黄元这种人会善罢甘休吗?就算不能拿回输出去的钱,也要把崔斯特给干掉。”


提莫小声的说着,语气极不自然,虽说他也是个大富豪,但是这么多钱对于他来说也绝对不算小数目了。


“崔先生出手可真阔绰,难道是想把赌场里的筹码全都拿到这里来么?这样一来,我们可就没有筹码可玩了。”


郭美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原本波澜武汉去哪找专业治疗癫痫医院不惊的脸上写满了诧异的表情。


崔斯特并不在意在场中的人的表情,微微一笑,说道:“在场的人都是SH市的有名人物,我崔斯特没有你们的商业头脑,只能在赌桌上赢一些钱为生,只是,现在的一千万和三个亿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躺在一堆数字而已。”


啪啪啪。


黄元拍了拍手,眼神里的火气越来越重:“崔先生真是好大的手笔,三个亿只是一堆数字,可是你却不知道我为了挣这三个亿耗费了多少心血。”


崔斯特仿佛觉得黄元的话有些可笑:“我说黄老板,赌场上的事谁能说得清楚,你不也是想赢我的钱吗?只能说,我的运气比你的好一些罢了,我想,黄老板不是那种愿赌不服输的人吧。”


黄元被崔斯特一句话噎了回去,正要拍桌子大骂,却看见崔斯特那戏谑的表情,顿时火就消了一大半。


“崔先生说的哪里话,我黄某人能开几年的赌场,靠的就是诚信经营,愿赌服输,只要有本事,哪怕是把我全部的身家都赢走,我黄某人也绝不拖欠。”


崔斯特哈哈一笑:“哦?是吗?正好最近手头紧,黄先生的身家,在座的各位都是清楚的,实不相瞒,我是穷怕了,很是羡慕黄先生的生活啊,既然黄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油嘴滑舌的小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黄元心里想着,冷哼了一声,不再看着崔斯特,他知道这是崔斯特故意激怒他,回复了一下心情,黄元故作轻松的回头对着秘书说道:“把筹码全都拿上来吧。”


秘书点点头,把赌资与筹码对应的数量告诉了身旁的一个保镖,很快,几个保镖就从包厢的一个小房间里拿出了几个布袋,走到了每个参与赌局的人面前,将布袋里的筹码倒在了桌子上摆好。


整个赌桌上,只有崔斯特面前的筹码最多,有两百六十个红色的筹码,一百个蓝色的筹码,八十个黄色的筹码以及四十个绿色的筹码。


黄元似乎是在斗气,也在自己的面前摆着和崔斯特同样数目的筹码,塔里克苦笑了一声,他到这里来并没有想要参加赌局,所以并没有给赌场打钱,在他的面前空空如也武汉哪的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


崔斯特发现了塔里克的糗状,大手一挥,将一百个红色的筹码推到了塔里克的面前。


“拿去玩,输了算我的,赢了自己拿走。”


这话像是对塔里克说的,昆明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但是崔斯特的却看着黄元。


黄元冷笑一声,随即说道:“好了,既然现在大家都有筹码了,那就开始吧,今天的赌局,规矩是这样的:开局每人一个绿色筹码的底钱,开牌跟的倍率是闷牌上的三倍,若是牌面一样,谁开谁输,庄家说话,下家必跟五万,最高闷三十万,最多上九十万,可以开牌对出一百万,一百万封注,谁开出金花,每人奖励五百万,顺清奖励二百五十万,既然我是这里的主人,那么第一个庄就是我。”


众人都点了点头,闷金花是一种常见的赌博方式,几乎人人都会,只需要说好筹码即可。


塔里克坐在黄元的下方,郭美坐在塔里克的下方,郭美之后分别是文虎,崔斯特坐在文虎的下方,而谢文华则是坐在崔斯特和黄元的中间,第一个庄是黄元,塔里克必跟五万。


随着众人将一个绿色的筹码丢到了桌面上,塔里克看了看桌面上的筹码,三十万,他笑了笑,顺手丢出了一个黄色的筹码:“既然不是我的钱,那我就随意了,闷十万。”


郭美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塔里克,也丢出了一个黄色的筹码:“跟十万。”


“哈哈,看来大家今天出手都有些阔绰啊,我文虎也不是什么穷人,三十万对我来说一点小钱罢了。”文虎故作大笑,看了一眼崔斯特,将一个蓝色的筹码丢了出去。


赌局是黄元安排的,但他不能直接加价,所以文虎很识趣的坐在了崔斯特的上首,崔斯特知道他心里的算盘,不管郭美和塔里克加不加价,只要到了他这里,他必须要加价,而且是闷牌,如果崔斯特看牌,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看牌,如果牌面不错,想要继续玩的话,那他就必须要拿出三个蓝色的筹码,合计九十万,二是如果崔斯特弃牌,那么到了谢文华的时候,谢文华只需看看牌就好,加不加价都无所谓,这样一圈下来,黄元可以闷牌也可以看牌,只要他们四人之中有两到三个闷牌就好,剩下的人看牌加价,无论怎么算,崔斯特的胜率都极低,而塔里克坐在黄元和郭美的中间,不管他跟牌还是不跟都没有一点意义。


崔斯特笑了笑,他轻轻拿起了桌面上的牌。


“哟,崔先生,这可不是你性格啊,赌牌赌牌,不就图一个赌吗?这么谨慎,到是有些小家子气了。”


看到崔斯特拿起牌,谢文华打趣了一句。


“这才刚开始,今晚有的是时间玩,我就不跟你们争了。”


崔斯特笑了笑了,看了一眼牌面,牌面很不错,八九十的顺子,伊泽就坐在崔斯特的身后,他很清楚的看到了崔斯特的牌,就在他以为崔斯特要跟牌的时候,崔斯特直接将牌丢到了一边,这个动作表示弃牌。


崔斯特摊了摊手:“牌不好,这把我弃牌。”


“喂,崔斯特为什么要弃牌啊,他的牌不错啊。”


伊泽小声的说道。


提莫将嘴凑到了伊泽的耳朵旁:“这个牌面看起来的确不错,但是却没有跟牌的必要,现在场上的人都在闷牌,如果崔斯特跟牌的话,谢文华必然要看牌,如果他的牌不错,也会跟牌,到了黄元他也是要看牌的,牌不好的话,只能弃牌让谢文华来打,如果牌好的话就会跟牌,那么不管塔里克跟不跟,郭美和文虎都是要看牌的,这样一来崔斯特的胜率就小得多了,面对几个看牌跟的话,这副牌只能白白丢掉九十万。”


随州那个医院对癫痫e-height:1.75em;">果然,崔斯特弃牌之后,谢文虎拿起了赌桌上的牌,看了一眼之后直接弃牌。


“看来大家的运气都不好啊,我看看我的吧。”


黄元笑了笑,看了一眼牌之后,丢出了一个蓝色的筹码。


塔里克抽了一口烟,手里拿着几个筹码不断敲击桌子,片刻之后他将三个蓝色的筹码丢了出去:“我这个人不怎么会打牌,不过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我跟一把看一下到底谁是老师傅。”


轮到了郭美,郭美毫不犹豫的将直接看牌——她没有闷牌的必要,黄元已经看牌了。


看着牌,郭美的眉头一跳,将牌放下,丢出了三个蓝色的筹码。


“嚯,大牌可真不少,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文虎说着直接看牌,只看了一眼,他摇了摇头,将牌丢了出去。


由于崔斯特、文虎和谢文华弃牌,现在场上只有塔里克、黄元和郭美三人,现在轮到黄元,黄元毫不犹豫,再次丢出了三个蓝色的筹码。


“原来赌博这么刺激,我只拿出了三十万你们便跟了一百八十万。”塔里克饶有兴致的盯着桌上的筹码:“既然这样,那么我再用三十万打一次一百八十万。”


说完再次丢出了一个蓝色的筹码,郭美看了一眼塔里克,没有说话,丢出了三个蓝色的筹码。


黄元似乎有些犹豫,他将牌拿到了手里,轻轻摩挲着。说道:“塔里克先生真是好算计,三十万就能逼我们拿出一百八十万,不过我的牌不错,就这样丢了一百八十万实在是可惜。”


想了想,黄元最终还是丢出了三个蓝色的筹码。


“不管我这次赢不赢,反正我只丢了六十万下去,桌面上就有四百多万了,值了。”塔里克耸了耸肩,把牌拿了起来,随即苦笑道:“看来我那六十万是白丢了。”


塔里克弃牌,只剩下了郭美和黄元二人,郭美丢出了三个蓝色的筹码:“塔里克先生说的不错,已经有四百多万了,我一个女人家,胆子小,这就开了吧。”


郭美开牌,牌面是A Q 9 三个方块清一色。


“小美牌不错啊,这把让你赢了。”黄元笑着将牌翻了过来,他的牌面是三个A J 4红心清一色,都是清一色A最大,不过第二张牌是Q比黄元的J大,所以这把的赢家是郭美。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