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六)

时间:2019-10-29 16:28:36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六)

【第十二章】大嫂的电话
  游戏下的匆忙……
  唐曾没有去登陆自己的10级小号:御弟哥哥。
  因为,他现在脑子里回荡的只有两个字:妹子!
  是妹子!
  刚才打电话给他的那个绝对是妹子!
  唐曾发誓他在电话中听到的声音十分耳熟,但由于当时心思确实不在听电话上,所以就算再耳熟,现在也分辨不出来到底是哪个妹子打给他的电话了。于是唐曾急忙的下了游戏,开开心心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开心心的翻看了已接电话,开开心心的找到了刚才打电话给自己的妹子。
  然后,他就没有那么开心了……
  为什么?
  因为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夏雪,电话:137******76。”
  这个名字唐曾很熟悉,可以说一辈子都忘不掉,夏雪不是别人,正是唐曾的前女友。
  人生就像一组随机选号的彩票,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或者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总之,中奖的概率微乎其微,至少永远不会发生在你我的身上。
  唐曾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的前女友夏雪,一个温柔、美丽、可爱、乖巧、大方的女孩。
  大方!
  那该死的大方!
  每当想起这个形容词,唐曾就恨不得把手中的手机摔到地上踩成渣渣,他与夏雪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老街坊邻居眼中的青梅竹马,是两家父母也默认赞同的娃娃亲,是唐曾以为自己在正确的时间遇到的正确的人。
  可是,正是因为那个形容词“大方”,使得两个人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走向了分手的结局。至于这个形容词到底起到了何种至关重要的作用,唐曾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就连宿舍的老大侯天,凭他啰嗦的本事也没有问出个究竟。
  一切就像一个谜,大家只知道唐曾有一个前女友,只知道她很大方,然后两个人就分手了,让人觉得很莫名其妙。
  电话要不要打回去呢?
  犹豫了片刻,唐曾似下了决心,走出门,按了呼叫键。然后,蹲在走廊的墙角,掏出从唐老爸那里顺来的烟屁股,细细的品味着忧伤。
  “小雪,啥事?”很快电话便接通了,唐曾开口问道。
  “星期天有空么?想找你聊聊天……”夏雪的声音依旧带着丁香花的哀怨,在停顿了几秒后,弱弱的说道。
  “星期天,那是后天啊,让我想想,应该不算太忙吧?”唐曾语气中带着犹豫与不确定。其实,别说是星期天了,就是这整个寒假的几十天,他也完全一点事也没有,根本就从来没忙过。
  “那后天见,不见不散。”夏雪没等唐曾下最后的的结论,便已经替他决定了。
  唐曾拿着手机,耳边传来嘟嘟嘟的电话忙音,苦笑的挠了挠头,这个丫头实在是太了解他了,从小到大的十几年,唐曾的脾气秉性夏雪都十分清楚。
  没时间就是有时间,不太忙就是闲的要死!
  看来自己在她面前完全没有秘密啊!
  夏雪只是说后天见,却没有说地点,其实这也算是两人的一种默契吧,因为他们平日约会的地方便是小区附近的一家网吧。
  承载很多美好回忆的网吧,特别是网吧的包间,环境不错,沙发很大,躺起来很舒服。想到这些,唐曾脑袋里瞬间回忆起一些少儿不宜的猥琐画面,尽管他认为自己是如艾希一般纯洁的男子。
后天么?
  唐曾苦笑中摇了摇头,走回了房间,他发现表弟唐嘉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床上起来,重新来到了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显然是在玩LOL。
这小子,不是说好要睡觉的么?
  “大嫂的电话?”玩着游戏的唐嘉突然问道。
  “呃……”唐曾无语,怎么就大嫂了,明明两人已经分手了好吧。
  “玩的不错!”发现唐曾没有回答,表弟唐嘉又再次开口,不过宝服用托吡酯片会影响智力吗这句话倒显得有点莫名其妙了。
  玩的不错?
  玩什么?
  唐曾一怔,难道这小子以为我是在玩弄感情么!
  唐曾有点生气了,不是假装的,他是真的生气了!自己怎么说也跟夏雪亲梅竹马了十几年,这些感情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根本没有一点掺假,怎么能说是玩呢!
  你小子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就算我不如艾希纯洁,但也不至于卑鄙到玩弄感情这种地步啊,那种下流行径可是人神共愤的!
  唐曾越想越气,打算好好教训唐嘉这小子一顿,自己明明才是大哥,什么时候轮到小弟教训了,还想造反不成?想到这里,唐曾撸起了衣袖,准备下黑手,让唐嘉知道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什么叫给老弱病残让座!
  “居然赢了局排位!”
  已经走到了表弟面前,唐曾的手也已经抬起,可唐嘉这小子居然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与上一句一样的莫名其妙!
  不过,如果把这两句话连起来,好像也不太莫名其妙嘛,“玩的不错,居然赢了局排位!”
  我去!
  原来不是在说我跟夏雪之间的事么?
  可你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这样半截半截的说,会让人误会的好不好!
  无奈的叹了口气,唐曾慢慢的把手放了下来,重新坐到电脑桌前,登陆了自己的ID御弟哥哥,做了几个深呼吸,把心中的烦恼都暂时抛到了脑后。
  后天才与夏雪见面,现在还早,人要活在当下,未来的事就让未来去决定吧!唐曾如此想着。
  打开游戏客户端,输入了账号,自从上局用表弟的账号赢了一局排位,唐曾便深深喜欢上了组队比赛,他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游戏,体验组队开黑的乐趣。
  这个愿望很简单,实现的也很快。
  这不,当唐曾重新登陆上自己10级ID御弟哥哥的时候,便接连不断的收到了好友添加请求。
  5个人的请求,正好可以开黑了!
  等等!
  5个人?
  刚才排位赛明明只有4名队友啊,第5个是哪里闹出来的?哥是只狐狸,糖蹦最有爱,天马星空,萧何有只韩信,洛龟总超神,5个都很熟悉的名字。
  咦?天马星空!
  这不是那个死歌的游戏ID么,他加我干嘛,输了不服气,难道想要报复?
  唐曾会怕人报复?
  笑话!
  他当然不怕,只不过是有点心虚而已……
  毕竟自己御弟哥哥只有10级,远远比不上满符文,满天赋的30级大号啊!
  不过还好,如今天马星空的头像是灰暗的,显然是不在线,不过除了他以外,虽然其他4名队友都在线,可状态却显示的是正在游戏中。扭头看看表弟噼里啪啦的操作,不难猜测,他们5个人又重新走到了一起,相亲相爱,你侬我侬。
  哎……风萧萧兮易水寒啊!
  唐曾一边感叹着,一边点开了人机模式,朝着苦逼的升级之路,一去不复还了!
【第十三章】 侯天的挑战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无论最终是否只剩下角落里的自己,但在回忆里总有与你一起走过的朋友,无论他们是女朋友或男朋友,腐女或宅男,还是百合或基友。
  LOL也同样如此,也许你经常在游河南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戏里独自匹配,但你的好友栏里总会有那么几个或暗淡或明亮的头像,他们便是你人生里的财富,是曾经一起奋斗过的证明,嬉笑怒骂过的回忆。
  “靠!又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输了!辅助不插眼,打野不gank,拿脸探草丛!会不会玩啊……拉黑拉黑!这群菜X太坑爹了!”唐嘉在一旁的电脑上大呼小叫地说着。
  唐曾扭头看了眼气急败坏的表弟,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进这小子的好友栏里成为他的人生财富,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同样,以唐嘉的小学生脾气要想成为别人的好友,也同样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昨天的一局排位赛,让唐曾受益匪浅,而且稻草人的技能也深深的吸引了他。这不!第二天刚起床,唐曾与唐嘉便双双归位,进入了英雄联盟的世界。
  唐曾登陆的是自己的游戏账号:御弟哥哥。
  这个名字与唐曾的QQ昵称相同,说起它的由来,倒也很简单。事情发生在初中时期,那时的某位英语老师在点名的时候,误把唐曾念成了唐僧,一时间各种版本的外号便接踵而至。
  在那些数不胜数的外号中,唐曾最喜欢的还是御弟哥哥,很纯洁的名字,就像他本人一样。
  甚至连他的个性签名,多年来也从未变过,依旧沿用初中时候的:唐曾,唐僧,傻傻分不清楚……
  如今,lol里的御弟哥哥已经并不孤单,他的好友栏里除了唐嘉的无敌上好嘉之外,又多出了5个人:萧何有只韩信,哥是只狐狸,洛龟总超神,糖蹦最有爱。
  还有天马星空……
  不过,自从昨天加了唐曾好友之后,这个天马星空便一直没有上线。
  昨天与唐曾一起奋斗的四名队友,在比赛结束后,通过唐嘉了解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四人纷纷对于身为新人的唐曾表示了肯定,特别是对他那高超的塔下补兵技术提出了钦佩,约定有空几人还可以组队游戏。
  虽然他们不在意唐曾是新人菜鸟,但作为一个有超神理想的大好青年,唐曾决定先在低端局磨练自己的基础,等实力达到30级,足以普通人机1v5逆天翻盘的时候,再来与众好友把酒言欢,一起在排位的赛场上征战四方。
  由于昨天的比赛,唐曾对选择英雄的观念取向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并不像之前那样一味的盯着妹子法师,同时也关注起了男性法师。
  特别是末日使者——费德提克,就在十几分钟前,它已经成为了御弟哥哥手下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金币购买到的英雄。
  “出来出来!”
  “猥琐唐在不在?”
  “呼叫猥琐唐!”
  唐曾正兴致勃勃打着简单人机呢,突然QQ接二连三的的信息提示音响了起来,不用猜,隐身状态下只可能是啰嗦侯这家伙了!
  唐曾没有理他,依旧玩着他的稻草,这局可是今天的第一把,唐曾怎么会为了一个爱啰嗦却总没啥正事的家伙放弃自己的首胜呢?
  可是……
  不理他实在是不行啊,那高频率的QQ提示音简直让人无法忍受,自己都听不见游戏里的音效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干脆不登QQ呢。
  操作稻草人回程之后,唐曾快速切换到桌面,点开右下角一直跳动不休的QQ头像,猴大圣的信息瞬间填满了聊天窗。
  “有事快说,没事勿扰!”唐曾干脆利落的丢了个二选一的问题,他可不想跟侯天啰嗦,否则半个小时也讨论不完。
  “有事!当然有事!没事我能来找你么,若是没事还找你的话,那就叫没事找事,我侯天可不是……”唐曾没有继续看完这句话,他知道这句根本一丝营养也没有,全都是垃圾话。
  “fuck!有事速度说,否则我下qq了!”唐曾实在是受不了了。
  “怎么着,还不耐烦了?打了一局中端排位,就当自己是能拯救世界的男人了?嘿嘿!不过没关系,大爷我就喜欢看你那不耐烦的猥琐样!”侯天的啰嗦依旧,更是在其中加上了调戏。

  “是你逼我出手的!混蛋,亮出你的兵器吧!”
  唐曾打完这段话,也不等侯天回复,迅速关了聊天窗下了qq。所谓眼不见为净,对付这种啰嗦的敌人,就得做到快刀斩乱麻,不能有丝毫姑息。
  结果,还没等唐曾将电脑切换到游戏画面,他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还好这次是短信还不是电话。
  “猥琐唐,速度加我游戏好友,我要跟你决斗!死斗!单挑!solo!谁输了谁打一学期的热水!!”侯天的短信内容。
  单挑?
  solo?
  唐曾一愣,原来啰嗦侯是想试试我的水平啊,想必是唐嘉那小子把昨天的比赛透露给侯天的。侯天的lol游戏角色:猴大圣,与他的qq昵称一样,这事在大一上学期唐曾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既然侯天与唐嘉都很熟了,怎么唐嘉没告诉他我的游戏名么?看来,那小子是故意吊侯天胃口的,性格真是恶劣啊,唐曾一边想着一边瞄了一眼做若无其事状的表弟。
  “等等,打完这局!”唐曾给侯天回复了一条短信,然后干脆连手机也给关了,他觉得以啰嗦侯的性格,绝不会乖乖等自己打完这局人机的。
  切换进了游戏之后,唐曾操纵着稻草人再次加入了战斗,经过昨天的那局排位,唐曾已经从实战中总结了不少的知识,以他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虐杀简单电脑了!
  唐曾操纵着稻草人躲在下路的草丛里,身边的队友是探险家——伊泽瑞尔,俗称:大EZ。两人在下路看到了电脑的战争女神——希维尔,俗称轮子妈,她居然只身一人毫无防备的奔跑而来,顿时吸引了唐曾与EZ的目光。
  稻草人先手扔出了一个沉默的乌鸦,瞬间接上了技能恐惧,然后便安安稳稳的站在那里吸起了血。轮子妈不愧是简单电脑,她在唐曾释放沉默技能的时候,在第一时间,便已经开启了法术护盾抵消了技能的效果。
  可是,也正因为她是简单电脑,那固定的运行模式已经被很多玩家摸透,在轮子妈准备反击的时候,只见唐曾的队友大EZ一个E技能奥术跃迁闪到了轮子妈的身后,断了她的退路,然后便是各种技能的爆发,无情的伤害打在轮子妈的身上,本就脆皮的她,在毫无悬念之下,被快速带走了。
  而唐曾,很遗憾的没抢到人头,只混了个助攻,又过了大概10分钟左右,唐曾与同队友很快的将敌方水晶打爆,取得了今天的首胜。
  这局简单人机,总耗时25分钟45秒,唐曾的战绩:1杀2死,8助攻。
  看着这个战绩,唐曾心里有一些小郁闷,他每次总是抢不到人头,看来还是得多练习练习杀人啊!返回了主页面,唐曾点开右下角的好友栏,打上了猴大圣三个字,发去了添加好友请求。
  “哎,看来在以后的游戏日子里,少不了垃圾话的陪伴了!”说实在的,唐曾真的很不情愿加侯天好友,绝对不情愿!
  “哈哈!猥琐唐,你怎么这么慢,打个人机还拖拖拉拉的,一点高手风范没有,怎么能让人相信你是打了排位1600分局的男人!说出去有谁信?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啰嗦啊!啰嗦!实在是太罗嗦了!
  “我是菜鸟,有本事别来找我单挑!切……”唐曾鄙视着。
  “够猥琐!不过……大爷就喜欢你这性格!听小嘉说你的补兵很厉害,大爷特意过来跟你过几招,我建房,你速度接受邀请!”侯天说完,便沉寂了3秒钟,然后很快弹出了一个邀请窗。
  点击接受进入了房间,唐曾发现地图并非最近流行solo的“试炼之地”,而是标准的“召唤师峡谷”。
  “提前跟你交代一下,我跟你比的不是通常意义上的solo单挑,也就是说,比的不是三杀两塔这种dota传来的规矩。
  我找你比的是——补兵!”侯天嚣张的说道。
  补兵?
  跟我比补兵?
  唐曾原本忐忑的心情,瞬间被体内小宇宙爆发而觉醒的第七感所淹没,现在存在的只有熊熊燃烧的战斗之魂!
  别的方面自己恐怕不行,但说到补兵,那绝对行!
  不过……
  这啰嗦侯突然要跟我比补兵,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湖北市癫痫研究医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