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英雄联盟之我为解说 02

时间:2019-10-29 15:01:12
英雄联盟之我为解说 02

第三章

 “咯咯,你们做生意还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

 怅然若失的推开咖啡厅的旋转门,此刻正是一天之中咖啡厅内人最少的时候,一眼便看到秦戎和张风坐着的卡座,正准备迈步上前的陆杨在听到秦戎开心的笑声时猛然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

 装修豪华的咖啡厅,气氛融洽的一对男女,再反观自己满脸的落魄和寒酸的打扮,咬了咬牙陆杨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出了咖啡厅。

 拿出手机给秦戎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战队临时有事过不去之后,陆杨拨通了手机通讯录里一个备注为“兔子”的电话号码。

 “卧槽,你回来了?下飞机了么?我去接你!”电话刚响了两声便被迅速接起,一道诧异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不用,你在哪,我过去找你!”快速回了一句,陆杨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我在家,你打车过来吧!正好还有点事找你!”

 “行,我这就过去!”挂掉电话,跟司机说明位置后,陆杨依靠在副驾驶上眼睛出神的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在某住宅区停下,付了钱下车大致分辨了一下位置,陆杨按响了一栋单元门的门铃。

 “你怎么弄成这样?不就是输了比赛么,大不了明年再来呗!”刚一上五楼还没等自己敲门,防盗门便应声而开,一名看起来能有二十三四岁的男子推开门看了眼陆杨手上拎着的旅行包后明显愣了愣神,皱着眉头诧异的问了一句。

 消瘦的脸庞还算英俊,精干的短发倍显阳刚,陆杨在看到男子的那一刻突然发现自己在这座城市也并非一无所有,这不是还有个打都打不跑的好基友兔子嘛!

 “哪还有明年,呵呵,我刚被战队开除了!”苦笑着回了一句,陆杨跟着兔子走进了屋内。

 兔子所居住的这座房子并不大,两室一厅能有六十多平米的样子,因为是一个人居住的缘故使得房间显得有些杂乱,好吧,忽视掉客厅茶桌上的几双没洗的袜子和沙发上的内裤。

 “唉,你这也算是大势所趋,现在国内战队大量引进韩国选手,本国的职业选手遭到排挤也算是正常现象,想好以后干什么没有?”接过陆杨手中的旅行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兔子转身进了厨房倒了杯水递给了陆杨。

 “不知道,但肯定还要在电子竞技的领域上混下去!逼都装出去了,在安在民面前说要靠自己的能力再次站在世界的舞台上,我能缩缩了么?”喝了口水,扫了眼凌乱的沙发,陆杨忍住一脚踢飞沙发的冲动选择坐在了客厅靠近阳台摆放的一张椅子上。

 “不如做个解说吧?你这种情况也就这个职业比较适合你了,现在对于电竞国内也算是越来越重视,你看我最早做解说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现在居然能在寸土寸金的上海租住房子而且每个月还能存上一两千块钱的存款,未来解说行业的收入肯定不比那些白领差!”

 “看看再说,过几天我打算先回趟老家换换心情!对了,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吗?什么事?违法乱纪什么的就算了,虽然我现在要钱没钱要工作没工作,但起码还算正人君子!”摆了摆手,对于自己,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卡里虽然还有点存款但也只能保证自己饿不死,要想在上海这种地方生存下去,没个工作能行么?但自己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太适合工作,所以还是先回趟老家找找归属感换换心情吧!

 “滚蛋,老子人称电竞解说界的正直小美男,怎么可能干那些龌龊的勾当?”白了陆杨一眼,兔子接着开口说道:“我这几天打算录一场瑞文的素材,毕竟算是我的本命英雄,可打了十几盘都打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这不正好你回来了,你就帮我打一场我看看能不能用做解说的素材!”

 解说这种行业算是电子竞技的衍生行业,毕竟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游戏中大神的操作平常人肯定很难看懂,这就需要解说用语言去为观众解释。

 在大多数人看来,解说其实动动嘴皮子就把钱挣了,可谁又能想到解说行业的辛酸?别的不提,就拿素材这一件事来说就很愁人,打得太平淡没有亮点观众会说你敷衍他们,但精彩的素材并不是每次都能碰上,为了打素材在电脑面前打个几天几夜也是常有的事,这从兔子凌乱的房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行,不过我也不敢保证能有你看的上眼……”一口答应下来,话还没等说完,陆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扫了一眼,见是自己的女友秦戎打过来的,犹豫了一下陆杨还是挂断了电话。

 “谁啊?”有些好奇的看着陆杨明显低沉下来的脸色,兔子眨了眨无知的眼睛开口问道。

 “没谁,你开电脑,我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给你打,从下飞机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将手里的茶杯放在客厅的茶几桌上,陆杨扔下一句话后快步走进厨房。

 “冰箱里有泡面,喜欢什么口味的自己挑,我去开电脑!”

 听着卧室内传出的一阵东西散落一地的声响,陆杨有些无语的打开冰箱,在看到冰箱内塞得满满的各种口味方便面之后,陆杨更是雷得说不出话来。

 我靠,大哥,要不要这样啊!你这对于方便面的要求有点全面啊!再说除了方便面咱就不能买点火腿肠和面包吗?

 简单的泡了碗泡面吃了两口,陆杨走进了兔子的工作室,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是垃圾场,因为除了那台价格不菲的电脑外,遍地的脏衣服和各种零食的袋子再加上满屋子充斥着的泡面味完全符合这一形象!

 “我说你也真够自力更生的,放着你家里你爸给你准备好的物质条件不享受,却自己非要做解说一个月挣那点钱,你说你图什么啊?”兔子的家境一直不错,据说老爸还是个隐形富豪,当然这也只是自己在和他喝酒的时候听他喝醉后提起的。

 “图什么,呵呵,应该是自己心中那颗自尊心吧!我爸有钱是他的,这么大个老爷们不靠自己去争取丰富的物质生活却靠别人施舍,你问问自己好意思拿么?”咬了咬牙回了一句,兔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说的真他妈精辟!”有些无语的赞叹了一声,陆洋心中顿时有些触动。

 难怪自己会和兔子成为好基友,不都是想靠自己的努力做出点成绩来给那些在乎的人看么?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和他选择的这条路有点坎坷,在那些不懂电子竞技的人眼中始终是玩物丧志的悲剧。

 “不提这个了,我把录制软件打开了,你登我号开始打吧!”

 “行,你号什么段位啊?”扫了一眼兔子的脸色,没有过多的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陆杨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随口问了一句。

 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当然跟它的等级机制有关系,别的游戏都是论级数,然而这款游戏在三十级满级之后却分为六个段位,分别是英勇黄铜、不屈白银、荣耀黄金、华贵铂金、璀璨钻石、最强王者!

 这种霸气的名字间接地造成了玩家之间的攀比心理,你想想,如果你是黄铜段位的选手,遇到了一个全区只有五十个的最强王者的大神,那就像是遇到了人生的启明灯,必须追随他的脚步抱住他的大腿甚至付出自己的肉体让他把自己带上更高的段位,反过来,正是这种被人膜拜视若神明的虚荣心理,试问有谁能够抗拒?

 “黄金的,你随便虐!”

 “我靠,我特么一个打职业出身的选手你让我给你打黄金哈尔滨哪有比较正规的癫痫医院分段的比赛?要不要点脸?再说你堂堂一个专门打比赛的解说用一个黄金号,你说得过去吗?”话虽然这么说,可陆杨还是点开游戏开始的按钮进入了寻找比赛的阶段。

 “你先玩着,我收拾收拾房间,难得有空,慢慢打,记得要用瑞文!”拍了拍陆杨的肩膀,兔子转身出了房间。

 卧槽,你这一脸寄予众望面色青紫、抽搐是癫痫的症状吗的沉重感是怎么回事?再说你出去不能把门打开么?这满屋子泡面味加臭袜子味你想熏死我啊?

 给兔子消失的背影一个白眼,陆杨简单的活动了一下手指看着电脑上的游戏界面进入到Ban选环节,慵懒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认真了起来。

 所谓的Ban选环节,就是双方一楼的位置可以各自禁选三个英雄,这在职业赛场上可以很好地针对那些对某些英雄有着超乎常人的领略能力的职业选手,当然对这种互相都不认识的路人局,Ban选也只是禁掉那些在当前版本中比较强势的英雄。

 因为自己是在一楼,所以简单的Ban选过后,陆杨鼠标指针毫不犹豫的便锁定了一个留着白色干练短发女子的头像。

 “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

 在英雄联盟的背景故事中,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是敌对的两个阵营,与崇尚和平的德玛西亚不同的是,在诺克萨斯,只要你有能力,那无论你的出身如何,你都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她曾是一个初露锋芒的士兵,为了心中那捍卫的诺克萨斯的荣耀在战场上用手中的长剑不停地收割着敌人的生命。她总是毫不犹豫的投入战斗,不因死亡而恐惧,只为了在受训时被教导的战斗的光荣而去完成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然而杀戮终究不是正道,在一次艰苦的交战中,她的部队被敌军包围。在向诺克萨斯高层请求增援时,收到的却是由诺克萨斯指挥部亲手发射的生化恐怖弹幕。

 环顾着周围的战场,看着她的部下像是被无法言喻的阴森命运所打败的牺牲品一般被自己祖国所制造的武器所摧毁,她突然发现自己心中的坚持和受训时被教导的光荣战斗的信念在血淋淋的战争面前显得是那样的可笑。

 她被自己的国家所抛弃,在想尽一切办哈尔滨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法逃出轰炸后,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抹去这段沉重的记忆。弄碎了自己的长剑,以示切断与过去的联系,并以自我放逐为名,开始了流浪之旅,只为了寻求救赎,并挽救她所信奉的纯粹的诺克萨斯价值观。

 带着再次觉醒的正道之心和放逐之刃的名字加入了英雄联盟,她叫做瑞文!

 “我这也算是被放逐了吧?”听着电脑音箱里传出的那句瑞文的台词,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上读取界面时那道手持断掉长剑,满身霸气绝伦的气势站在废墟之中的身影,陆杨喃喃自语了一声。

------分隔线----------------------------